无题

我小时候长在一个岛上。当时鲜见汽车,若要走,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以幼童来讲是走不到头的。可是也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住在一个岛上,只说我们家在某乡某村某某大队。十岁那年我随家人出来,从此要搬到城市里去,才发现要坐船才能离开自己的故乡。这才忽然知道——自己原来一直生长在一个岛上。后来,我一直觉得走出去倒好像不是为了去发现那些未知的风景;而是为了更明白自己生活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