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Powell

照片 :
中文名 : 迈克尔·鲍威尔
英文名 : Michael Powell
出生年 : 1905年
出生日 : 9月30日
出生地 : 英国肯特郡
逝世 : 逝世
逝世年 : 1990年
逝世日 : 2月19日
逝世地 : 英国格洛斯特郡
国家/地区 : 英国
职业1 : 导演
职业2 : 制片人
职业3 : 编剧
职业4 : 演员
首字母 : P

迈克尔·鲍威尔(Michael Powell)1905年9月30日生于英国肯特郡,1990年2月19日逝世于格洛斯特郡,英国著名导演制片人。他与编剧[[艾默里克·皮斯伯格]](Emeric_Pressburger)的合作是电影史上的传奇。

早期生涯

接触电影

迈克尔·鲍威尔于1905年9月30日出生于英国肯特郡的Bekesbourne,1922年从Dulwich大学毕业后进入国立省银行(National Provincial Bank)工作。鲍威尔的父亲托马斯·鲍威尔(Thomas Powell)成为他人生转折的关键人物,若不是老鲍威尔的努力,不列颠群岛上很可能会多出一位喜欢看电影的银行职员,却错过了一位响誉世界的电影大师。1925年,20岁的鲍威尔经由父亲的介绍,认识了正在法国尼斯(Nice)为好莱坞(Hollywood)拍片的爱尔兰导演雷克斯·英格拉姆([[Rex_Ingram]])。此后的三年时间内,鲍威尔不仅在英格拉姆的多部癫狂喜剧([[Daft_Comedy]])中出演小角色(Bit-player),还同时担任了他的首席助理([[General_Assistant]])。鲍威尔非常努力,片场上的大部分活他都参与过,这为他以后的高效率工作奠定了基础(1935年的一年内他拍摄了七部作品)。1928年,鲍威尔回到英国。他首先联系了[[希区柯克]](Hitchcock)的剧组,最终成为《香槟》(Champagne,1928年)的剧照摄影师([[Still_Photographer]]),并且加入了希区柯克的第一部有声片(Talkie)《讹诈》(Blackmail,1929年)的团队。虽然在大银幕上观众看不到小鲍威尔的名字,但是,他的确参与了包括剧本和摄影助理在内的多项工作。鲍威尔由此正式进入了英国电影工业。

“配额速成品”

年轻时的鲍威尔

在分别为导演坎贝尔·古兰([[Campbell_Gullan]])和艾伯特·克尔维勒([[Albert_Courville]])提供了《Caste》(1930)及《77 Park Lane》(1930年)的电影剧本之后,鲍威尔终于有机会导演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拥挤的两小时》(Two Crowded Hours,1931年)。这是一部小成本的惊悚片,上映之后获得了不错的成绩。鲍威尔于1932年拍摄的惊悚片《Rynox》吸引了评论家C.A.勒祖恩(C.A. Lejeune)的注意,她认为鲍威尔——虽然有些过早下结论,可能是英国最赋才气的三个导演之一,其他两位是[[希区柯克]]和安东尼·阿斯奎斯([[Anthony_Asquith]])。

1931年1936年期间,鲍威尔与美国制片人杰瑞·杰克逊([[Jerry_Jackson]])一起制作着“配额速成品”(Quota Quickies)——共拍摄了23部作品。《幻影》(The phantom Light,1935年)是一部平淡的喜剧惊悚片,背景设置在威尔士的一座灯塔。这部电影隐约表现出了鲍威尔对地理的兴趣。虽然英国曾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年代寻回不少,可惜这些电影的拷贝依然遗失了近乎一半,比如《Two Crowded Hours》(1931年)《The Rasp》(1931年)、《Born Lucky》(1932年)、《The Girl in a Crowd》(1934年)、《The Brown Wallet》(1936年),专家和影迷只能通过剧照、当时的简短评论以及鲍威尔的自传来了解讯息。去世之前,鲍威尔开玩笑地说,如果更多“失踪”的电影重新出现的话,他的名誉可能会一落千丈。事实并没有鲍威尔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大多数人肯定了这位独树一帜的导演年轻时的才华,以及他在有限的范围内力求做到最好的能力。

保存下来的电影大都是“配额速成品”:成本很低、长度在一个小时左右、美国公司是主要投资方。此时英国电影的预算紧张到有些荒唐,剧本被仓促地组接在一起,拍摄周期非常短,但这些窘况并没有成为他的负担,年轻的鲍威尔已经能在制片人和公司极少干预的情况下,按时按量地完成电影了。鲍威尔在这一时期通过拍摄不同类型不同题材的影片积累了大量经验,不仅是工艺上的,还包括思维上的,虽然他是个“几乎不读书”的年轻人。

结缘皮斯伯格

在遇到艾默里克·皮斯伯格([[Emeric_Pressburger]])之前,鲍威尔就已开始尝试拍摄超越制片厂电影的作品。当时,拍了五年“配额速成品”的鲍威尔终于结束了学徒期,得到制片人乔·洛克([[Joe_Rock]])的赏识,获得了自己选择项目的机会。于是,鲍威尔早期最具特色的作品诞生了——1937年,他冒险去到赫布里底群岛(Hebrides)中的一个小岛拍摄《世界边缘》(The Edge of the Word),影片灵感来源于圣柯尔达岛(St Kilda,现属苏格兰)居民的迁移。这一内容也出现在同时期导演罗伯特·弗拉哈迪([[Robert_Flaherty]])的纪录片《Man of Aran》(1934年)中。这部作品引起了亚历山大·柯达([[Alexander_Korda]])的注意,他与鲍威尔签订合约,后者正式成为了伦敦电影公司([[London_Films_Production]])的导演。[[1939]]年对于鲍威尔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他拍摄的两部长片《穿黑衣的间谍》(The Spy in Black)和《长翅膀的狮子》(The Lion Has Wings)均由柯达出任制片。

Michael Powell与[[Emeric_Pressburger]]在片场

由于柯达的引荐,鲍威尔认识了艾默里克·皮斯伯格([[Emeric_Pressburger]]),两人都开始了他们电影生涯的新阶段。
《穿黑衣的间谍》的初始剧本基本遵循了原著的风貌,但是显得太过冗长和拖沓,于是柯达在一次讨论会上向大家介绍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匈牙利青年,说他对剧本的修改有一些自己的看法,这就是艾默里克·皮斯伯格。来到英国之前,皮斯伯格在德国和法国从事着电影创作——主要是编剧。由于纳粹对犹太人的驱逐和打击政策,他被迫离开了欧洲大陆,而投奔已经在英国站稳脚跟的匈牙利裔电影大亨柯达(1936年加入了英国国籍)的门下的确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也是非常重要的选择——很难想象鲍威尔离开了皮斯伯格的影响会是怎样,皮斯伯格也是如此。皮斯伯格在会议上的发言给鲍威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回忆道:”艾默里克手里捏着一卷很薄的纸,他在会议上发了言。我听得入了神。自有声电影普及以来,我和许多编剧都有过合作,但是我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就像我说的,我被这个匈牙利奇才讲的东西完全吸引了。”

鲍威尔-皮斯伯格

无论是在英国电影史,还是在世界电影史中,鲍威尔的名字始终是和皮斯伯格联系在一起的。可以说,他们成就了彼此。鲍威尔和皮斯伯格的风趣、概念上的大胆以及艳丽的视觉受到了人们的称赞,同时,他们热衷于冒险的意愿,反对主流趣味的态度也得到相当的肯定。

战争时期

鲍威尔和皮斯伯格合作的第一部作品是《穿黑衣的间谍》(1939年),电影的筹备过程非常仓促,而此时的伦敦电影公司([[London_Films]])早已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不过在整个二战期间,[[亚历山大·柯达]]带领下的伦敦电影公司是英国少数还在坚持拍片的公司之一。虽然有不少演艺界人士都去了美国避难或者秘密地从事某类外交活动,鲍威尔与皮斯伯格这对拍档却一直留在英国拍片,包括战时宣传片。与当时的其他宣传片不同,区分德国人(Germans)与纳粹(Nazis)的区别是两人战时作品的一个基本议题,也因此引发了诸多争议。

《走私》(Contraband,1940年)是一部机智有趣的惊悚片,德国著名演员康拉德·维德([[Conrad_Veidt]])出任了该片的主角。同一年,柯达对公司主要导演路德维希·伯格([[Ludwig_Berger]])失去了耐心,鲍威尔和皮斯伯格自然受到了柯达的重视,他们随即拍摄了取材自阿拉伯神话的奇幻片《巴格达窃贼》(Thief of Bagdad,1940年,一译《月宫宝盒》),康拉德·维德依然是男一号。

1941年,受英国信息部的邀请,鲍威尔和皮斯伯格将尝试拍摄一部宣传片,目的是对美国政府及民众产生一定的舆论影响,促使美国参与二战。在强烈政治意图的督促下,鲍威尔与皮斯伯格拍摄了电影《北纬49˚》(49th Parallel),英国影星莱斯利·霍华德([[Leslie_Howard]])和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_Olivier]])在片中有精彩的客串。该片讲述了一艘在加拿大搁浅的德国潜艇被英军炸毁,舰艇上存活下来的德国军人试图穿越加拿大抵达中立国——美国的故事,皮斯伯格凭借这个奇特的故事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

弓箭手

鲍威尔和皮斯伯格在电影界的名气越来越响,条件成熟后,两人告别柯达自立门户,于1943年创办了自己的电影公司“弓箭手”([[The_Archers]])。皮斯伯格在写给黛博拉·寇儿([[Deborah_Kerr]])的一封信中介绍了公司的情况,其中包括一份宣言:”1、我们不属于任何人,我们只忠实于投资方,并且有责任保证他们能够获利而非亏损。2、我们电影中的每一寸胶片都由我们自己负责。我们坚持独立的决策和判断,拒绝被任何势力操纵或支配。3、当有了新的创意时,我们必须有一年的筹备期,并先于竞争对手。一部电影从构思到完成,需要一年甚至更久。4、没有艺术家相信空想,我们私下认为观众也不相信。至少,我们证明了他们愿意看到事实。5、任何时候,尤其是现在,所有合作者,无论明星还是道具管理员,他们参与的电影的主题和目的直接影响到他们的自尊,或是被满足,或是被贬低。”

之后的十几年里,他们形成了由固定的演职人员构成的团体,虽然这个团体中几乎没有人与弓箭手公司签订了专属合约,只是聘用和被聘用的关系。

弓箭手公司标志

公司组建后第一部出产的影片是《飞机失踪》(…One of Our Aircraft Is Missing ,1942年,一译《战地蒸发》),这是第一部在片头出现”Written, Produced and Directed by Michael Powell and Emeric_Pressburger”(由迈克尔·鲍威尔及艾默里克·皮斯伯格共同编剧、制片和导演)字样的电影。该片赞美了空军力量和荷兰的抵抗运动,这也成为了另一部电影的主题:鲍威尔与皮斯伯格制片,沃农·塞维尔([[Vernon_Sewell]])和戈登·韦尔斯利([[Gordon_Wellesley]])共同执导的《银色舰队》(Silver Fleet,1943年)。

《老顽固的生与死》(The Life and Death of Colonel Blimp,1943年,一译《百战将军》)。这部精湛的作品遭到了英国军方领导人的猛烈批评,许多人认为该片暗示了英国可能惨败的风险,邱吉尔(Churchill)看后暴跳如雷,千方百计阻挠电影的发行放映。由此不难理解,为何鲍威尔和皮斯伯格在战时的最后两部作品会如此个人化。政治的压力会带来负面的影响,但也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正面效应, “被迫”个人化的两人却开启了他们最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艺术时期。《坎特伯雷故事》(A Canterbury Tale,1944年)是一首对英国田园风情的赞美诗,它是皮斯伯格本人最喜欢的作品,但这部电影在当时并没有得到观众和评论家的好脸色,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该片才被重新发现,并被认为是鲍威尔和皮斯伯格的杰作之一。如果说鲍威尔-皮斯伯格早期电影关注了最后的奥匈帝国(Austria-Hungary),而从这部作品开始,两人的作品就开始走近鲍威尔充满童年记忆的肯特郡。在《我知我路》(I know Where I’m Going!,1945年)中,鲍威尔和皮斯伯格索性让主演们远离城市,远离政局,来到了苏格兰的偏僻小岛。影片关注了女性的情感世界,讲述一位有教养的女性在热忱的爱情和稳定的婚姻间的抉择。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大卫·里恩([[David_Lean]])在同一年的作品《相见恨晚》(Brief Encounter,1945年)。

经典时期

二战后,英国电影迅速发展,出现可喜的繁荣景象。一批风格突出、文化底蕴深厚的英国导演成为这次复兴的中流砥柱,获得了国际上的广泛赞誉,比如鲍威尔-皮斯伯格、卡罗尔·里德([[Carol_Reed]])大卫·里恩、劳伦斯·奥利弗等,英国电影市场也随之复苏,人们观影情绪高涨。《生与死的问题》(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1946年)是弓箭手公司战后的第一部作品。故事时间设置为战争的最后一段时期,将现实与幻想融为一体,讨论了民族冲突、战后英国与世界的关系,尤其是与美国,包含了许多风格、主题和观点在其中。大卫·尼文(David Niven)饰演的飞行员错过了本应送他到来世的天堂使者。电影的摄影非常出色,黑白的天堂与华丽鲜艳的生命界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戏曲有句行话叫做:“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思凡的戏难就难在如何去表现一位修行者的内心冲突,她们比入世人有更坚定的宗教信仰,也有更艰苦的禁忌。正如《思凡》成为了中国戏曲千百年不衰的折子戏,西方亦有许多表现宗教修行者生活和情绪的电影。比如,本杰明·克利斯登森([[Benjamin_Christensen]])就在1922年的经典影片《女巫》(Häxan)中,戏剧化地再现了被爱欲所扰的年轻修士,以及因内心的恐惧而“走火入魔”的修女。1947年,已获得稳定观众群和资金渠道的鲍威尔和皮斯伯格运用电影的丰富元素,大胆尝试了这一题材。

1946年11月1日,伦敦帝国影院外挤满了热情的观众,等待观看《生与死的问题》

《黑水仙》(Black Narcissus,1947年)改编自英国女作家卢莫·戈登(Rumer Godden)于1939年完成的同名小说。戈登在印度长大,她创作的小说大都以印度为背景,其中有两部被翻拍成了电影,鲍威尔-皮斯伯格的《黑水仙》,以及让·雷诺阿([[Jean_Renoir]])的《大河》(The River,1951年)。《黑水仙》讲述了五位英国修女在喜玛拉雅山麓进行传道和救助期间,情感及信仰的变化,虽然行动的冲突主要发生在修女克劳达芙和修女露丝之间。
鲍威尔被认为是当时英国唯一能处理类似元素的导演。电影绝大部分场景时在摄影棚里完成,布景设计以及摄影成为该片的关键,鲍威尔、皮斯伯格、摄影师杰克·卡迪夫([[Jack_Cardiff]])以及布景指导阿尔弗莱德·荣格([[Alfred_Junge]])为此花费了大量心血,进行了许多尝试。本来摄影棚里的背景是由黑白照片放大而成的,剧组人员进行了色彩上的突破,用鲜艳的蜡笔和粉笔将照片涂了个遍,从而获得出众的色彩效果,卡迪夫和荣格也因此分别获得1948年[[奥斯卡]]最佳摄影指导和最佳艺术布景指导奖。黛博拉·寇儿([[Deborah_Kerr]])和凯瑟琳·拜伦([[Kathleen_Byron]])的演技亦获得肯定,凯瑟琳充满攻击性的眼神,“还俗”后涂抹的红艳嘴唇,尤其令人难忘。

合作后期

艺术与生命的探索

影响

家庭生活

作品列表

外部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