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通讯之八月微博

注:以下为8月抄写或转录的微博条目。题图为刚去世的法国导演Alain Corneau。

1.
@Glycerin:小津给高峰秀子写过这样的信,“恭贺新婚之禧。我忘记是在哪份杂志上,你曾这样说,‘谁希望让我给他做件棉袍穿,我就跟谁结婚。’我送给你一块做棉袍的布料。请你给善三君做一件棉袍吧!现在是春天,做棉袍有点不合时宜。但等你做好的时候,就是秋天了。我这样盘算着,所以送给你这块布料。” ——//@连城2010:高峰秀子《我的渡世日记》

2.
@magasafilm:希区柯克御用美指、唯一获得过奥斯卡终身成就奖(2008)的Robert F. Boyle去世,享年一百。30年代入派拉蒙,受包豪斯和瑞士建筑风格影响。信奉把景搭得比真的还真。40年代顺应好莱坞外景拍摄潮流,借助绘景控制、利用实景具体条件。代表作《西北偏北》两场大手笔,总统山的背投和中央车站的巨量照明。

3.
@卫西谛:约翰·伯格说:戏剧让演员们来到大众面前。在演出期间,每个夜晚他们都重复上演同一出戏。戏剧深处的本质,是仪式的回归感。……相反,电影却把每个观众单独带出戏院,引向未知的地方。同样的场面也许会拍上二十次,但在电影中使用的只能是其中一次,它必须具有最令人信服的“初次的”画面和声音。
(《约定》约翰·伯格)

4.
@卫西谛:加拿大乐团Broken Social Scene,都说很多独立制片导演很喜欢用他们的歌,台湾译作“崩世光景”。现在这个乐队被拍成了电影,“This Movie Is Broken”,于是有了一个来自台湾的中文名《约她去看崩世光景》。(这个片名有点终极浪漫的味儿。)

5.
@卫西谛:读蔡澜先生《吾爱梦工场》,其中一文写到传奇导演 John Huston,老Huston说:“我一生人像活过好几世。我羡慕那些只活一世、一个老婆、一份工作、一个国家、一个上帝的人,他们知道活到七十三岁是老了,我一点都不知道。”这位强悍的导演在81岁时死于片场。最后一部作品是《The Dead》。

6.
@妖灵妖:转:黎煜:中國電影資料館目前存有阮玲玉影片八部。《國風》、《神女》、《桃花泣血記》、《小玩意》、《新女性》、《一剪梅》完整;《歸來》是未完成版,《再会吧,上海》是殘片,丟失前3本,僅存8本無片頭片尾。加之台北電影資料館的《戀愛與義務》,阮玲玉存世之作有9部,而她一生拍过29部电影。

7.
@卫西谛:大编剧Tonino Guerra:“在我1977年莫斯科的婚礼上,塔可夫斯基手上拿着一台拍立得相机,他很快乐地摆弄这台新到手的机器。他和电影导演米切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是我的婚礼见证人,根据当地的的习俗,他们为我的婚礼音乐选择了《蓝色的多瑙河》”。(塔氏拍立得摄影集序)

8.
@北村:东方电影把思想动机误为思想逻辑,实际只是叙事起点,叙事过程中并未发展理性,连较好的《入殓师》也如此,它提供一个“死和尊严”的思想结论后,便只展示事实,到结尾深度未进展。若无“入殓”特殊题材则露怯。西方不同,如《对他说》,直至叙事终了,深度才缓缓展开。无思想能力则无真正的叙事能力。

9.
@妖灵妖:用坦克车踏平光州后登场的全斗焕政权,实行暴力镇压和自由化双面政策,取消校服和宵禁。而对于韩国电影界,全斗焕给予的礼物是放宽对于情色片审查。 1980年代,开闸泄洪的情色片使影院生意兴隆。大学生们白天向政府投掷石块,晚上跟着自由化政策统一步调,在影院里看廉价的情色片。-摘自《韩国电影史》

10.
@卫西谛:《春风》是娄烨第一部用HD拍摄的片子,并不以HD模仿35MM的效果。用的机器是PANASONIC HD的P2,他说“想以这种普及性的记录器记录今天的生活”。原本被消除的噪点,又重新恢复,夜景部分噪点明显。 (《春风沉醉的夜晚》终于现世)

11.
@卫西谛:小道格拉斯·范朋克告诉希区柯克传记作者夏洛特·钱德勒:他给交往多年的玛琳·黛德丽雕过几个裸像,分手后想送给她.黛德丽说,你自己留着吧,用来怀念我;我不需要,我有我自己.多年以后,范朋克把这些雕像头毁掉,怕自己发生意外后,别人认出雕像是谁.其实它们是印象主义的,把头留着谁也认不出来……
(《这只是一部电影》)

12.
@dolce小裁缝:……油画画布,史诗巨片——《浩气盖山河》(豹)片尾:萨里纳亲王跪在西西里岛橄榄树成荫的小径上,仰望苍穹的群星:何 时?才能如邀,去赴你确实的存在? 情怀虽已锁闭。 可勇敢和大彻大悟的人已经很清楚这场人生的每一步过程、而不去抗拒。

13.
8月去世的导演:“法国当代最好的黑色电影导演”Alain Corneau,67岁。日本木偶大师、动画家川本喜八郎,享年85岁。动画电影大导演今敏,47岁。

电影通讯之八月微博》上有7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