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情游戏

(世界杯前的最后推介)

前一阵想开心一下,就和几个朋友看了让-皮埃尔•热内的这部新电影《尽情游戏》(Micmacs à tire-larigot)。热内的《天使爱美丽》曾经红遍整个世界,浓烈的视觉风格、鬼马的想象力、以及意想不到的浪漫,征服了大伙儿的眼睛。基本上,热内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导演,从风格到细节都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色彩有时过度饱和,创作出一个失真的梦。从《黑店狂笑曲》、《童梦失魂夜》到《漫长的婚约》,之后的这部《尽情游戏》也许是热内最为童趣的作品,最放松也最轻松,所以让所有看到的人笑起来也完全没有负担和紧张感。

《尽情游戏》的情节是一个简单的复仇故事:丹尼•伯恩扮演的男子是武器制造商的牺牲品,他的父亲被地雷炸死,他自己又在一场枪战中被误伤,结果必须脑袋里插了一颗子弹度过余生,于是他找到了一群各怀绝技流浪汉,像两个豪门级武器制造商发起挑战。情节走向非常简单,也可以说是充满稚气,影片所有有趣的部分都在场景和细节里。尤其是那个流浪汉居住的垃圾场,如同童话。热内确实借鉴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将丹尼•伯恩身边的朋友们安排为七个。

看过《天使爱美丽》的人,都很喜欢热内仿8毫米摄影的开场,用很多奇特的片段构成了艾米莉的前半生。在《尽情游戏》的开场里,丹尼•伯恩中弹的瞬间,热内展示了他对人生的敏感之情。丹尼•伯恩在濒临死亡的瞬间,回到童年时,一家三口在公寓里正在晚餐,由于停电,餐桌上点了几只蜡烛。突然电来了,空间被灯光照亮。三个人一起发出“啊”的喜悦之声。可是刚吹灭蜡烛,突然又停电了,画面又一片漆黑。三个人又一起发出“噢”的失望之声。一生的命运竟然在几秒钟的明暗瞬间被概括出来,在“啊”的一声、“噢”的一声里发出无限的感慨,这感慨之声又不是那般沉重。人生如同游戏,是热内基本的看法。

当然,更高瞻远瞩的评论者会失望,因为确实热内在这部新作品里,没有带来更多的惊喜,简单和甜腻得像一根棒棒糖。但是,热内也复苏了一些伟大的喜剧传统,比如卓别林式的默片喜剧方式,丹尼•伯恩失业之后流浪街头、在饥饿时刻又不好意思去领救济餐的场面,让人想起了《城市之光》。当然,最高潮的时刻,“七个小矮人”齐斗武器商的桥段让人回到了古老的法国喜剧里面去,在我看来有点像是给经典的《虎口脱险》穿上了一件新衣。结尾回到了《天使爱美丽》式的浪漫,虽然短暂,不过欢快得很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