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危途:人有绝境而无绝路

考麦克•麦卡锡的小说《路》(The Road),被澳洲导演约翰•希尔寇特拍成一部气息孤绝的电影。希尔寇特之前我看过一部《关键协议》( The Proposition),我热爱的歌手Nick Cave的编剧作品,这两部电影的质感其实是很接近的,只是《末日危途》不那么诗意空灵。麦卡锡的《老无所依》被科恩兄弟拍成一部杰出的作品,被人视为美国寓言;而希尔寇特拍的这部《末日危途》更是人性寓言。背景是大浩劫之后,地球失去生机,树木逐一倒下,动物绝迹,少数幸存下来的人要么因饥饿难熬而自杀,要么成为暴徒以食人求生存。主要人物只有两个,一对没有名字的父子,他们不断向南方走去,以期躲避寒冬,寻找活路。这是一条悲惨的奥德赛之旅,漫漫长路,忍饥挨饿,他们带着一把枪,只有两颗子弹——为的是必要时刻可以一起死去。

《末日危途》拍拍摄了一个单色的世界,希尔寇特摒弃了所有的鲜艳颜色,衣服、植物、破败的房屋,甚至大海也失去了颜色。这是一个绝境。谁也没有说这个绝境为何造成,但危途中的若干细节被营造得气氛浓厚,惊悚迫人。总之,这是一部“单调”的电影,几乎没有颜色、也几乎没有音乐。于是,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常以“我们是好人”相互勉励的这对父子,面临着两大诱惑。一种选择是变成“坏人”,学会去吃别人;一种选择是离开这个世界,寻求死亡的庇护。在这部电影里,人性的烛火之光不像许多好莱坞电影里那样,光明通亮得令人起疑;而是不断在闪烁,随时会灭掉,世界就在黑暗边缘。正因为如此,影片里最单纯的、最原始的、孩子的善良,更加动人。是一缕纯真的微光,令人类在绝境中,最终没有走向绝路。

去年英美的科幻片,最有意思的是《第九区》、《月球》和这部《末日危途》,都有将人置于一种绝境的倾向,有一种抒写孤独的情怀。这类电影科学和幻想的成分减少,变成一种“未来片”;而原先那种《终结者》(2018)、《变形金刚》(续集)式的动作的、战争的科幻电影,相比之下,在IMDB之类的主流影迷网站上评分远低于那种情节抽象的、深刻命题的作品。这种回归《漫游太空2001》的潮流,是不是也可以视作现代人在新千年以来对未来的想象而折射出的内心图景,在不断质疑中,寻找灵魂的新出口。

末日危途:人有绝境而无绝路》上有4条评论

  1. cubic

    生日那天晚上,一个主业维护打印机的朋友在我的宿舍里,对着蛋糕娓娓道来这个故事,眼中有神一样的光芒。

  2. 老于头

    有了现代化,才有后现代。
    欧美进入工业革命早,物质早早地充满了心灵,所以对于未来永远是恐惧。唯恐未不如今。
    反观国人,一直在“低碳”的农业时代,连年战乱,衣食常忧,所以对于未来,永远是美好的憧憬。看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就明白了。

  3. 匿名

    《第九区》中他为什么对自己的爱如此坚定,甚至不惜牺牲一切?在内心空出如此大的一个位置给自己的妻子,是有一种满足还是什么?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