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影院闲话阿凡达

avatar-pic3

第二遍看《阿凡达》终于腾出空来,偷眼回头从前排往后看,只见黑压压一片人群,表情肃穆带着黑眼镜,气氛极为诡异。让我想起了周云蓬一首歌名:“盲人影院”。

我开始胡思乱想。我们的眼睛如饥似渴地探索着全新的世界,电影的每一次技术进步,都会走向“更真实”。人们走出电影院,会说“享受”一词。坦白一点说,感官刺激。我是技术盲,我有限的想象是,终有一天,人们走进电影院坐下来,会由一组复杂的导线连接在全身的神经系统上,于是我们成为阿凡达。我们不是看见阿凡达,而是成为阿凡达。亲身“体验”阿凡达的奔跑、飞行、射箭、搏斗和性爱(电影最终将和电玩合二为一)。到那一天,观众不再是观众,因为也许根本不需要睁开眼睛。电影真得像做梦一样。或者说,那还算不算电影呢?

詹姆斯•卡麦隆在和彼得•杰克逊对话时,依然在谈论关于电影的古老梦境。他说“我认为电影体验的核心是群体体验。你和一大群人坐在黑屋子里,感觉你的反应跟屋子里别的人别无二致,这是证明你的情感属于正常人的一种方式,这也是一种仪式。”结果比他年轻的杰克逊并不同意这一点,“我们将会看到以不同的方式发行和传送的影片,这些方式都很有意思。Xbox Live和其所有的的订户都将是我们的观众,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久”。如果巨幕越来越大,只是为了涵盖我们的视线的话,将来肯定有一种眼镜式播放设备戴上就行。画面和声音的空间感模拟问题相信并不难解决。那么,电影真的不需要纳威人那样的集体仪式了么?!

我们在《阿凡达》面前如此兴奋,是因为它非常直接。这种直接让故事变得不值细想,无数的影迷在自己的观影心得上,写下一些等式。等式的一端是《与狼共舞》这些电影,甚至包括了《神雕侠侣》,若干项相加之后,获得的和是《阿凡达》。我自己的等式一边几乎都是宫崎骏大叔的两维动画(除了“印第安人”的原型):《风之谷》、《空中之城》、《幽灵公主》,当然它们的结尾都没简单到“以暴易暴”(也没简单到谁的鸟大谁就是老大)。无所谓了,总之这说明《阿凡达》讲得是一个万能的故事,一个最通俗的故事。姑且称之为一个“基本故事”。《泰坦尼克号》里的“穷小子和富家女”的爱情也是如此。卡麦隆厉害的地方是把一个“基本故事”讲得到位。极其到位,可以想见这个剧组的各个部门都是最高的职业水准。甚至,他们还真的编写了纳威语,这是好莱坞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方。用细节创造真实感。把一个“基本故事”准确地嵌入最为尖端技术当中,并非人人可以做到。在卡麦隆离开的15年,更多庸才为了表现所谓震撼性场面,就把故事的时间段不断挤压。

从前有人说过一个笑话,给我两亿美元,我也能拍一部《泰坦尼克号》出来;现在没有人敢说,给我五亿美元,我就……但有时你分不清是卡麦隆推动了技术革命,还是技术革命创造了卡麦隆。他总是在技术即将成熟时出现,奋力一搏获得胜利。立体电影早在1953年就已出现,且掀起风潮,连希区柯克都拍过一部,就是《电话谋杀案》(1954年)。整整55年。最近十年,越来越多的3D放映系统和IMax影院的出现,才为《阿凡达》的出现创造了可能。类似虚拟摄像技术、表情抓取,和联合数字立体摄影机(fusion camera system)这些新技术人类永远不缺,只要有可能赚钱,就有人会拍给你看。这叫做商业电影。纯粹的商业电影就是,15年后,你不再有兴趣再看一遍《阿凡达》。因为用技术支撑(感官刺激)的电影,是极其容易被复制和替代的。

很多人反感把电影分为商业的和艺术的,因为他们都依赖于同一个工业体系。看到《阿凡达》之后,我开始乱想,起码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这个区别将越来越大。商业电影在技术武装下将越来越旁大,投资越来越大、场面越来越大、银幕越来越大。相反艺术电影也获得了它的新武器,DV。成本越来越小、剧组越来越小、而且越来越个人化。我认识的一个纪录片导演(他刚在著名的山形电影节上获得大奖),他作品我知道2、3部,我很好奇的问他一共拍过几部,他说一共九部,别的谁也没有看过。像这样的导演,越来越接近过去的音乐家和画家。他们的作品不能再和Imax里的巨幕电影相提并论了。

当然话说回来,当一种电影技术成熟之后,就会出现另一种天才,他们也许创造的不是新的奇观,而是新的语言。就像彩色电影,从双色系统、三色系统、甚至逐格上色等手段慢慢发展,才在1935年出现“第一部彩色电影”(1964年,安东尼奥尼拍《红色沙漠》,评论家称为“真正的彩色电影”,那是电影艺术界内部的事)。我并不知道《阿凡达》在3D电影发展史上会有什么样的位置。但显然卡麦隆使用的仍然是2D电影的语言。一方面这部电影仍然需要在普通影院放映,另一方面3D电影还没有形成自己的语言体系。我看这部电影的里少量的“正反打”和特写镜头(包括脚部和脸部)总觉得有一些碍眼。也许是我个人的原因,不过我想,3D电影刚刚开始,如何用新的镜头语言给观众以不一样的时空幻觉尤为重要,也许它需要不同的机位、剪辑和打光方式,谁知道呢——但肯定不仅仅加强纵深感。就像这部电影的“戏眼”——纳威人说的“我看见你”,那个“看见”不是简单的“看见”,而是一种全新的感动。

卡麦隆用他的方式走出了这一步。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们再看新的二维电影时,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一部新的黑白电影一样,觉得那是一部“风格化的作品”。

盲人影院闲话阿凡达》上有13条评论

  1. Franc

    VCD, 你有没有玩过魔兽争霸、星际争霸和命令与征服? 所以我的等式一边还有这几个游戏。

    你在南京有没有看IMAX 3D?我在多伦多的IMAX放映厅里,电影之前是IMAX的介绍片,片中介绍IMAX屏幕有6层楼高,然后是配合画面的指示进行厅内的音响测试,BASS的效果是从屏幕底部出来的。

    其实这是我第三次看IMAX,前两次是看赛车和恐龙的科教片,前两次看到一半我出现头昏的毛病,这次看IMAX 3D,随着那些人骑大鸟似的直下云霄三千尺,我又头晕恶心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在玩小型的自由落体,痛苦死了;但是,痛并快乐着。

    你发现里面的一个破绽了吗?地球人被打败后被送走,那幕戏里那些地球人没有戴面罩。这和前面的内容有矛盾。

    James Cameron是加拿大人,这次加拿大观众对这个电影的拥戴是很厉害的。

    现在SONY推出了3D电视机,虽然可以实现在家看3D,但是电视台几乎不能提供3D节目源。

  2. Amelie

    恩,没看懂。不过跟风之作一定会很多我同意,这一点全世界都一样。但是。。。想想假如有一天我们看到的电影真的有那么“真实”的话还挺吓人的,到那时我们的想象力恐怕更加少的可怜了吧。好在我们国家还没有这样的技术狂人。
    老大,有空评评三枪吧。

  3. lilywizardry

    “卡麦隆用他的方式走出了这一步。也许真的有一天,我们再看新的二维电影时,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一部新的黑白电影一样,觉得那是一部“风格化的作品”。”

    很有启发的一句话

  4. 牛人常所用id@豆瓣

    纯粹的商业电影就是,15年后,你不再有兴趣再看一遍《阿凡达》。因为用技术支撑(感官刺激)的电影,是极其容易被复制和替代的。

    不同意上面这一句。新奇的感官刺激是容易被复制的,但是附着在这些刺激之上的其他东西,比如经典情节,背后的理念—尽管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会凭借这些目前还算新鲜的技术造成的感官刺激而流传,进入观影人的经验历史,时间久了就有可能成为经典。譬如麦当娜,其实她只是流行而已,时间久了渐渐就可以成为某种经典。已经十几年过去了,不还是有人喜欢看true lies, terminator么。

  5. 蔻蔻

    你自己不看15年前的商业片吗,这话说的真酸。再好的电影到了影评人嘴里都跟屁一样。

  6. 卫西谛

    我2009年看了大概100部商业电影——准确来说,是我文中写的“纯粹的商业电影”(以商业为主要目的的电影),但我2009年看15年前的商业片,我想想不超过10部吧。

    请问大家去年重温了几部15年前的主流电影(如果不是特殊的情结)?麦当娜的歌时间久了渐渐就可以成为某种经典,可是麦当娜毕竟是少数。《肖申克救赎》可能是一种经典,可是1995年有几部商业片是《肖申克救赎》?个中逻辑不用细说。

    当然,电影在1960年代以前,发展在初级阶段,市场并不细分,种类也不多,所以不能区别电影的商业性和艺术性;在电影工业发展到1960、70年代之后,商业电影确实越来越不太可能成为经典;2010年以后,我相信商业片更难成为经典(不是绝对),原因很简单,因为技术的成分越来越大。如果一部两小时的电影,超过一小时在拍特效场面,怎么可能成为文本意义上的经典?当然它可能在电影技术史上有一席之地。这个我并不否认它的价值。

    《阿凡达》在目前我看了两遍,我可能再去看两遍,纯粹是视觉上好看。但是,再缺乏想象力的人也能预想到:15年后的电影在视觉上的好看将远远超出这部电影,在这个意义上我敢说15年后我不会再去看《阿凡达》。至于说故事?阿凡达有任何新意么?是否成为经典?看官自己判断吧。反正我不觉得。或者等到15年再说。

  7. 幻海

    今天还在和朋友争论关于大家为什么要去看《阿凡达》。他说冲着导演去的,我说冲着谁,这也不过是一部商业片,肯定不合我的胃口,加上太多人追捧,就更加坚定了不要去。
    看到博主的文字,我才意识到也许我片面觉得大家都是盲目从众或者借此找个点来发泄情绪是太偏面了。对于感官刺激的追求应该是很大因素。当电影最终成为一种借助高科技带来的越来越强烈的感官刺激,那和吸毒有没有区别?(当然现在还不至于)人们一味追求形式的刺激,而内容算什么?最终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花钱买刺激,花钱制造刺激,最后电影将成为一种游戏。

    其实,到现在我才明白,电影是什么?
    电影是一个梦,而这个梦里不简单的是离奇的梦境,感官的刺激而已。
    曾几何时,我们会和朋友爱人甚至带着孩子走进电影院,带着各样的心情进去,带着各样的心情出来。期间我们可以靠着爱人的胳膊,可以在动情之处流下眼泪,然后扭头看着某人为了忍着不要流泪而瞪大眼睛。然后看电影本身就是一种交流了,不论何身边的人还是和电影本身。
    可是现在的电影院已经成为了人们寻求各种刺激的地方了,什么电影票房高,视觉轰炸系。故事片我们都下载了到电脑上看了。而且也很少有特别棒的所谓“文艺片”会上档了。

    电影当中应该有我们的影子,应该有一些真正能够触动人心的东西,即使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边,也依然是我们心中的一点温暖。这就是所谓的经典吧。《肖申克的救赎》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因为内种力量到现在依然打动人心。

    个人观点了,每个人需求不一样。我不会去看《阿依达》。

评论已关闭。